D5A2R

暴雪/POI/HP/漫威/DC/佐鸣 /手工 /手帐 /百合 萨尔黑 2234黑 铁人黑 这是个马甲

【Warcraft/魔兽】Engram记忆印痕 第一章(洛麦,失忆梗,NC-17)

玻璃心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

Engram



“走这边。”卡德加匆匆示意道。安度因·洛萨跟在他身后,转过洛丹伦城堡一个阴暗的角落。他的脸上还有没来得及拭去的血污,佩剑跨在腰间,时不时地撞在精铁的护腿上发出细微的摩擦声。

这条走廊的尽头装着一扇拱形的巨大窗户,窗外曲折而漫长的海岸线深陷于黎明前的黑暗,在双子月亮的微光下,潮水趴伏在海岸上轻柔地呼吸着,像是怕吵醒沉眠的夜晚。

卡德加在窗前停下了脚步,用余光向外投去了一瞥,又转过头来看着眼前刻着保护法阵的木门。

“他在里面?”洛萨开口问道。

卡德加点了点头,“我走的时候还醒着。”他轻柔地呢喃出一段咒文,奥术柔和的蓝光从法阵中心溢出,像是一只巨魔的眼睛般闪烁起来。片刻后待这微光熄灭,卡德加推开了门。

这间屋子里的空气散发着一种由经久无人的霉味,安神药草的苦味以及微弱的血腥味混合而成的气息,不知道为什么让洛萨想起了沼泽。

明亮的月光从闪烁着蓝色光芒的露台射入,照亮了屋内的景象,洛萨能看到一张带有厚重暗红色帷幔的四柱床被放在角落,地上铺着深灰色的长毛地毯,满地都是乱七八糟的精装书。在最靠近露台的地方有一张小几,一个人背对着他们坐在一把扶手椅上,手旁是几摞摇摇欲坠的厚书和一瓶让人意兴阑珊的酒。卡德加站在门边,浑身紧绷着做出防御的姿势。

洛萨走了过去,有一瞬间,卡德加像是想跟他说些什么,但他最后也什么都没说。

随着他走近,他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麂皮长靴碾过那些死去已久的皮毛的声音,他平稳的呼吸声,以及越来越震耳欲聋的心跳声。那片莹白的月光中传来一种窸窣碰撞的声音,是靠坐在椅子上的人换了个更为舒服的姿势。

最后,他走到了他的面前。他看到已经死去了有一年的麦迪文坐在那把扶手椅中,膝盖上放着一本摊开的书。他身穿一件红袍,面孔苍白,双颊凹陷,杂乱的红发以一种笨拙的方式被松松束在脑后,勉强不至于挡住他的视线,下巴上的短髯也被拙劣地剃掉了一部分。洛萨转头瞥了一眼卡德加,后者则假装不明白他眼神的含义。

洛萨吸了口气,脱下了自己的手套。他向前走了一步,低头俯视着他。月光从他身后勾勒出这个战士高大健壮的身形,将麦迪文完全笼罩在了他的阴影之下。

书页的声音打破了这种尴尬的寂静。紧接着,洛萨张开了嘴。

“往旁边站,”麦迪文说,“你挡光了。”

洛萨的表情凝固了,他想他现在的表情一定很滑稽。他扭头看了看卡德加,又扭回头来,凝视着他的旧友,直到后者叹了口气,合上了书。

“好吧,你又要做什么?”麦迪文将头转向卡德加,用一种不满的,权威的,甚至还带着点洛萨该死的熟悉的傲慢的语调说,“我希望你能快点结束这些麻烦。如果你解决不了,就去叫别人来。”

他又看了洛萨一眼,显然决定把卡德加带来的不悦算一份到他头上。卡德加搓了搓手,“我……很抱歉。”他小心翼翼地说,“不过,你是不是忘了——”

“我忘了这个,我忘了那个——”他不耐烦地打断了他,“让我们切入正题吧。我可能是忘记了些东西,但我脑子又没坏,你不用一遍一遍绕圈子。”他的语气像是在指责什么,修长的双手在身前搭成了一个尖塔的形状,袖子滑到手肘,露出前臂上略有萎缩的苍白肌肉。

卡德加一句话都没敢说,只是伸手示意了一下洛萨。

麦迪文的身体前倾了一些,眼睛睁大,神情中泄露出了一种不易察觉的茫然。

他的目光先落在了洛萨的靴子上,然后上移,在他的佩剑上停留了两秒,最后定格在他的面孔上。

他想知道自己在麦迪文眼里是什么样子的。麦迪文的语调细微而平静,嗓音介乎于空洞和不耐烦之间。

“那么,你又是谁?”



“我不确定这对他到底产生了多大影响,我是说……一切都还在研究之中。”卡德加清了清嗓子,侧过身体好像是想抵抗洛萨的眼神。

“你是说,你根本搞不清他是不是有问题,有什么问题,或者是哪有问题。”洛萨几乎是轻柔地说。

他把充当了擦剑布的绣有精美纹章的手巾丢到了一边,这还是上个月的某个舞会上的某个姑娘送他的。他伸手弹了弹剑锋,发出种类似乐音的清澈声响。

卡德加发出一声窒息了似的叹息,“好吧,我承认你说的对。事实是他压根不让我靠近,不只是我,他现在越发喜欢独处了。我不想打扰他,也许这样反而利于他恢复……”洛萨瞥了他一眼,立刻就猜出来了到底发生过什么。

“他是不是打你了?”他笑起来,“你知道,有段时间麦德打个蚊子都要用魔法。”他若有所思,“我得说,那些小生灵看起来可真是够痛不欲生。”

卡德加完全不打算承认他说对了。他毫无威慑力地板起脸来,“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他的魔法在失控,洛萨,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更别说他什么也记不起来,他现在跟一张白纸没什么两样。”

“白纸?”洛萨懒洋洋地反问道,“我可不会这么形容他。他——”突然那个扼住了他的喉咙,面孔变形并像一粒腐坏的种子般萌发出邪恶獠牙的怪物在他的脑海中突兀地闪现了,唤醒了似乎从未轻易消散的恐惧,令他难得的一时语塞。他摇了摇头,猛然一下归剑入鞘,嗡嗡铮鸣让他一时清醒了过来。

他抬头看向卡德加,“不错。”他干巴巴地说,其实不太确定自己究竟想说的究竟是什么。

“总而言之,我现在正在确定他的记忆印痕……”

“他的什么?”

卡德加看了他一眼,突然苦笑起来,“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解释清楚。”他耸耸肩,“但现在这里只有我了。”

他和洛萨对视着,都试图从对方眼中首先找出苦涩的迹象。洛萨觉得自己并未泄露什么,但他看到卡德加转开了目光,似乎突然对自己手上的一个戒指产生了莫大的浓厚兴趣。

我想知道死亡对他做了什么。他咧开了嘴,伸手挠了挠脸上一个正在愈合的浅疤,站起身来,向门走去。

“我会尽我的全力的。”法师在他身后低声说,“现在,他也只有我们了。”

毕竟,连死亡都抛弃了他。



洛萨步入那个靠近海岸的房间时,意外地发现麦迪文在等他。

法师坐在阳光之外的一片阴影中,在他昨天看到的那把椅子里,低头翻着一本洛萨毫无兴趣的书。他的姿势看起来漫不经心却又暗示性地充满戒备,修长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击着实木的扶手,像是懒惰的啄木鸟般发出轻微的嗒嗒声。

除此以外,屋子里很安静,只有两三秒一次的翻页的声音。

洛萨走到洒满阳光的露台前,刚一靠近,一层散发着微弱蓝光的纱网般的奥术法阵便警告性地浮现了出来,在强烈的日光下流转着耀目的光泽。洛萨按耐不住地拔剑挑动了一下,那就像是他刺入了一层柔韧厚重又粘稠的蛛网,除此以外,什么感觉都没有。

他把剑收回剑鞘中,转过头,发现麦迪文正注视着他。

“我在等你。”他说,“请坐。”

他惊讶地轻笑起来,麦迪文则凝视着他。洛萨拖来一把椅子坐在他对面,看着法师迷惑又烦躁地用右手按摩着自己的太阳穴。

“你认得我吗?”

麦迪文看了他一眼,反问道,“你认识我吗?”看到洛萨的表情,他有点烦躁地咧开了嘴,“这就是症结所在了。”他自嘲道,“人人都认识我,看来我一定是个人物了。”

“你是守护者。”洛萨说,把剑横放在膝盖上,“我叫安度因·洛萨,是你的朋友。”他顿了一下,“这能让你想起些什么吗?”

一缕错觉般的,无意义的微笑掠过了曾经的守护者的面孔。洛萨紧盯着他的脸,这让后者不快地又向后靠了靠,手指搭在膝上的书上。

洛萨转移了目光,“你看书看得可真快。”他喃喃道,“你喜欢这本书吗?”

麦迪文拧了拧眉毛,“这本书是我写的。”

洛萨皱起眉来。

“但问题就在于……”他缓慢地敲击着书封,“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了。每句话都那么熟悉,好像我一下就能接出后半句一样。但又不是那样的。”他慢慢吸了一口气,“我不知道。我宁愿承认这点。”

洛萨伸出一只手,但法师抬起了头来,眼睛里没有他想看到的东西。他把手放回膝盖上,摩挲着剑鞘上的纹章。

“会好起来的。”他说。

麦迪文的表情冷静极了,眼神中却透露出掩饰不住的愤怒和茫然。他沉稳地坐着,连袍角下缘在地毯上投下的阴影都一动不动,仿佛要和那把椅子融为一体。

“你还记得什么?”

过了好一会,洛萨才听到了对这个问题的回答。

“我记得……我死了。”他轻声说,像是陷入了思索,“但这里肯定不是死后世界。”他颇阴郁地抬头瞥了他一眼,又转开了目光,绿色的眼睛在阴影中仿佛反射出某种让人不安的光泽,“现在看来,我大概是死去了一部分。也许我忘记的都是些不重要的东西。但也可能不是。”

他坐直了一点身体,把双手都按在那本书上。

“这是我曾经——或者说,令曾经的我好奇着的问题之一。死亡和魔法的交互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也许答案就是你会忘记那些不真正重要的事情。这也许会让我有更大的思考余地。”

洛萨一点也不喜欢他的这个结论。但他只是笑了笑,像投降似的举起双手,“饶了我吧。”

麦迪文也笑了起来,接着,他说:“我很抱歉。”

“什么?”

麦迪文微微侧过头,皱起眉来,“就是感觉应该这么说一句。大概是直觉。”

洛萨当然不会告诉他他的道歉是如何刺痛了他。他只是点了点头,并且猜到了卡德加对麦迪文省略了哪些语焉不详的故事。

“你记得的事情很多吗?”

“不多。”麦迪文回答道,“但足够让那位小朋友认为我是个危险人物了。他像是个……”他琢磨了一下,“就好像那种人——不告诉你你到底错在哪,倒想把你关起来让你自己反省。”

“他只是想保护你。”洛萨脱口而出,一下就意识到了这台词熟悉得可笑。麦迪文只是皱起眉来,洛萨觉得他会反驳自己,但他只是说:“或者是保护别人。”

还没等洛萨想好要说什么,麦迪文就又翻开了书,皱起的眉头暗示他这次对话已经结束。他的阅读速度比刚才还要更快,神情中的茫然和躁动堆积成了凝固的阴鸷。

洛萨站起身来,向着门口走去。

“你知道,”他背后传来一个声音,“我发现,我曾经好奇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的。还做了很多有理有据的假设和幻想……”

他听到麦迪文笑了起来。

“那里什么都没有。”




TBC

评论

热度(22)

  1. D5A2R玻璃心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