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5A2R

暴雪/POI/HP/漫威/DC/佐鸣 /手工 /手帐 /百合 萨尔黑 2234黑 铁人黑 这是个马甲

【WOW同人】吉安娜/阿尔萨斯 巫妖女王的崛起 完全版

沙丁鱼罐头:

帝都山口山展会完美结束,可以把无料本里的内容全本发出来啦XD


构思来源于官方漫画中吉安娜做的一个梦,她跟着阿尔萨斯去了北极并代替他拔起了霜之哀伤


她又做梦了,在这个冰冷刺骨的夜晚。在梦中她回到了冬至节的现场,喧嚣的人群,丰盛的宴会,熊熊燃烧的篝火驱散了寒意,她的王子温柔地握住她的手,在王宫的长廊中奔跑,一切都是那样的甜蜜,充满了希望。然而道路的尽头并不是意想中的卧房,它变成了一艘大船。他们一起登上了这艘命运的轮船,驶向那个冰天雪地的未知世界,恐惧逐渐侵蚀了她的内心。


她看到阿尔萨斯被一群亡灵包围,紧接着就是那令她撕心裂肺的结局,即使在梦中痛苦也未曾减少半分。她挚爱的王子奄奄一息靠在她的怀里,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结束我的生命。


与其变成憎恶的行尸,他宁愿选择死亡。


她哭泣着将手中的武器刺入爱人的心脏,然而这次有什么不一样了,自己拿着的不再是残留着圣光的短剑,它变成了一把华丽的双手长剑,巨大而沉重。剑刃上刻着古怪的符文,发出冰蓝色的光芒,比极地高山上万年不化的坚冰还要寒冷。当长剑刺穿阿尔萨斯时,奇迹发生了,他没有闭上眼睛,而是恢复精力站了起来,并向她微笑着张开了双臂。她带着喜悦的泪水想要投入对方的怀中,然而迎接她的却是冰冷的空气。


“不!不要走!”她尖叫着从梦中苏醒,眼泪已将身上的毛毯浸湿。帐篷外的北风凄厉地呼啸,仿佛她内心深处的哀嚎。


 


即使偶尔有阳光的照拂,诺森德的白天也依旧冷彻骨髓。军队已经在这里逗留好几个月了,每个人的斗志都快消磨殆尽。但除了一些零星的丧尸和层层叠叠的古代工事遗迹,他们毫无收获,玛尔甘尼斯依旧踪影全无,那柄传说中的魔剑也不知到底在哪里。


“需要休息一会儿吗?LadyJaina?”法瑞克上尉关切地问道:“您看上去脸色很不好。”


“我不要紧的,继续前进吧,”吉安娜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用力裹紧身上的毛皮斗篷。这该死的气候,她当然很不好,四肢快要冻僵了,身边也没有可以依靠的人,还有一个潜伏在暗处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出来给予他们致命一击的恶魔。活了二十几年,她从来没有这样绝望和沮丧过。


但此时此刻,她必须要强打起精神隐藏自己的软弱。阿尔萨斯故去后,作为洛丹伦王子的未婚妻,库尔提拉斯的公主,她就是这支队伍的唯一领导者。即使他们还没来得及正式定下婚约,但在所有人心中,这已是心照不宣的事实。 


他们本可以很幸福的,正如他对她承诺过的那样,王子与公主一起牵着手沐浴在玫瑰花雨中,接受道路两旁子民的祝福。然而那些该死的怪物毁了这一切,他们夺走了阿尔萨斯的生命,还害死了很多无辜的人,把自己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时间很快到了下午,大家又冷又饿,不得已选了个避风处扎营休息。穆拉丁打开地图检查路线,吉安娜站在他身边一起研究。


“霜之哀伤真的在这里?”她抬头看向山腰,那里被厚厚的积雪覆盖,完全看不出洞口的痕迹。


“我不确定,孩子,”矮人为难地揪着自己的大胡子,“这张地图来得太诡异,我无法肯定真假。”


“不管怎么说,至少还有一丝希望。”这是唯一能够击败玛尔甘尼斯,为阿尔萨斯,还有斯坦索姆的无辜人民报仇的希望。


“真的是希望吗?”穆拉丁低声喃喃道。


吉安娜微微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穆拉丁明显有些犹豫:“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关于那把剑……你不觉得这就像一个陷阱,在等着我们主动踏进去吗?”


陷阱……对了,她以前似乎也对阿尔萨斯说过这个词。她劝他不要去北极,然而对方没有听从劝告,变成如今这种糟糕的局面。现在她已经一无所有,爱人死去,回国的船只也被烧毁,即使真的是个陷阱又如何?她再也没有任何可以失去的东西,除了满心的仇恨和痛苦。


“你想就此退缩?”吉安娜忍不住抬高了声音,“难道你忘了那些惨死在丧尸手下的士兵?还有阿尔萨斯……他是你最重要的徒弟,你不想为他报仇了吗?!”


“冷静下来,我没有这个意思,”穆拉丁做出安抚的手势:“相信我,对于阿尔萨斯的不幸,我的悲伤与愤怒不会比你少半分,但这不代表我们就要失去理智而去做一些傻事。”


吉安娜扭过头,表情明显是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


“在你们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穆拉丁叹了口气,“自从在这个鬼地方相遇以来,不论是阿尔萨斯,还是你,都变得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因为你不知道恶魔对他的国家做了什么,又对我们做了些什么,吉安娜漠然想着,没有人在遭遇这些事以后还能毫无变化。


“只要有了霜之哀伤,就可以结束这一切。”她深吸一口气,“最好时刻保持警惕,我不认为玛尔甘尼斯会轻易让我们得到这种可以杀死他的力量。”


他们继续往山上走,结了冰且布满尖石的道路让他们行进的异常艰难,与此同时吉安娜心中的不祥预感在逐步扩大。


“停下!我们中埋伏了!”法瑞克大声喊出来,与此同时丧尸的嚎叫和矮人们手中的枪声响起,队伍顿时陷入混乱。人们慌乱地翻出武器抵抗进攻,这些亡灵明显是有备而来,空中传来的得意笑声证明了这一切。


“愚蠢的女人和矮子,看来那个金发小子的死还没有让你们清醒,”玛尔甘尼斯在他们头顶飞舞:“旅程到此为止,我会处置你们可笑的命运。”


穆拉丁咒骂道:“该死的!我们已经被包围了!”激烈的打斗声在空旷的雪地上回响,所有人都在奋起抵抗,但恐惧和绝望不断折磨着他们,因为人力总有尽头,而亡灵不会疲惫,最后的结局只有被耗死一途。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除非能杀死他们的头目恐惧魔王。吉安娜在心中咬牙,霜之哀伤……只要能拿到那把神奇的符文剑……


“快点走,孩子,”穆拉丁挡住一队丧尸的进攻,把那张羊皮地图抛给她:“我们会尽量拖住这些怪物,你赶紧去找剑。”


吉安娜惊愕地看着他,虽然这正是自己目前最想做的,但就这样抛下同伴独善其身,内心的负疚感让她一时迈不开步。


“别犹豫了!就像你说的,这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不是吗?”


“一切拜托你了,”她不再迟疑,恢复了原有的冷峻坚忍,“我会尽快赶回来,消灭这群家伙。”


 


她在及膝深的雪地里跌跌撞撞地前行,暴风雪挡住了她的视线,屏蔽了她的感官,身上的斗篷被尖石割得破破烂烂,雪水混合汗水在头上结了冰,原本金灿灿的卷曲长发掩盖在了苍冷的雪白下。


她不得不偶尔停下来,用法术温暖一下自己快要冻僵的身体,或是照亮地图确认一下方向。她觉得自己的知觉已经麻木,完全是机械的向前挪动步子,好几次都要精疲力尽地倒在雪地里。但她不能倒下,那些人还在等着她回去,如果她不能找到魔剑,所有人都会死去,然后变成那些丧尸的同类。


圣光保佑我……阿尔萨斯,请你保佑我……她在内心喃喃祈祷,脑海已经完全被未知的尽头占据,直到她隐约看到了那个洞口的轮廓,混沌的脑子才涌现出一点清醒。


就是这里吗……她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爬上那个陡坡,颤巍巍地站在被积雪覆盖的洞口,四周都是溜滑的冰棱,里面隐隐发出忽明忽暗的淡蓝色微光,仿佛有种不可抗拒的魔力,在牵引着她的脚步。


吉安娜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内心的颤抖。她有点费劲地抬起僵硬的手指,轻轻抚摸着锁骨上的项坠。那是王子亲手为她戴上的礼物,也是他留给自己唯一的纪念品,在这些悲伤欲绝的日子里,她都是靠着从这条项链上汲取的勇气,来支持自己走下去的。


她恢复了一些精力,大踏步走进山洞,急切的动作完全不像是一个精疲力竭的人。这里承载着她的希望,救人的希望,为阿尔萨斯复仇的希望。


洞里面比外面要亮得多,这多亏了顶部和石壁上那些会发光的矿脉水晶。吉安娜几乎毫不费力地就找到了它,就在山洞的尽头,一座布满了坚冰的小小祭坛,上面插着一柄符文剑。剑身的一大半凝固在冰块中,只有剑柄部分露在外面,静静地矗立在那儿,仿佛随时等着谁来拔起。


天光从上方的洞口照下来,打在剑柄上,这让它四周包围的淡蓝色光亮变成了一种奇妙的浅紫色,妖异的轮廓若隐若现,充满无尽的诱惑。


吉安娜几乎要屏住呼吸,她着迷地凝视着剑柄上那个狰狞微笑的骷髅羊头,而那个恶鬼一样的雕塑……也在同样凝视着她。


没有任何人告诉她,也用不着什么确认,这就是霜之哀伤。和梦境中出现的一样,她几乎要喜极而泣了,这是一个好兆头,梦境中她用这把剑救活了阿尔萨斯,如今也一定可以解救她所有的难题。


几乎是毫不迟疑地,她的右手伸向了剑柄。


不可以!有个急切的声音传进她的脑海,听上去是如此的沉重而冰冷。


 “是谁?”她大声喊道,警戒地摆出战斗的姿态。


有几个影子飘到剑的前面挡住了它,吉安娜认出了它们,是自然元素构成的灵体,看上去和自己使用过的水元素宠物有几分相似。它们没有实体的脸部和手臂,只是通过若隐若现的躯干连接着头盔和护甲。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凡人,快点回头,否则你的命运只有黑暗和死亡。


“黑暗……死亡?”吉安娜轻声重复,她的眼神是如此的彷徨绝望,她的微笑是如此的痛苦凄凉。她的心灵已经被黑暗侵蚀,灵魂更是已经随着爱人的去世而消逝,在那个尸堆火海的城市里她失去了希望,在风雪凛冽的森林中忘却了恐惧。如今唯一剩下的,只有永不熄灭的仇恨焰火。


她的目光完全无视了元素之灵,专注在它们背后的霜之哀伤上面。那把剑依旧静静地站在那儿,幽幽的冰蓝光华挑逗着欲望,期待着被拔离祭坛。她不由自主握紧右手,指尖因为碰触的饥渴而微微生疼,这细微的疼痛刺激了她的理智。吉安娜的身体颤抖起来,因为突如其来的愤怒。她好不容易才走到这里,为此牺牲了一切,如今想要靠几句恐吓阻止她?简直是痴人说梦。


“让开!谁也不能阻挡我!”她大叫起来,手中的奥术火球毫不留情地发射出去,脸上是从未见过的冷酷狰狞,法术的力量承载着她的一直以来的惶恐与痛苦,现在她将这些全部发泄在敌人身上,这样她就再也不会被噩梦惊醒,变得强大而无所畏惧。


元素之灵发出痛苦的呻吟,盔甲七零八落地散在祭坛下面。吉安娜狠狠地踩了上去。


“现在你还想阻止我吗?”她居高临下,冷冷开口。


那个声音依旧虚弱地重复:“快走,你不能碰触这把剑。”


“你就这么想要保护它吗?”


“不……”元素之灵叹息起来,它的声音带着深深的悲伤与怜悯:“我想要保护的……是你。”


灵体们消失了,整个山洞恢复成死一般的寂静。吉安娜呆了几秒钟,随后走上前。


或许它是对的……内心深处有个声音悄悄响起,穆拉丁也是对的,这一切似乎都来得太过容易,还有这把剑的姿态,仿佛是预谋已久……她带着这样混乱的念头站在寒冰前面,同时也看到了上面刻着的文字,恍惚的喜悦瞬间被冷水浇灭。


“得此剑者……”她费劲地辨认这些古怪的铭文,它们似乎是用卡里玛格元素语写就的,感谢那些在达拉然学习的日子,幸好自己曾经接触过相关的文献,“将以重创灵魂为代价,获得无上法力。”


这是……诅咒?她震惊地睁大了眼睛,这果然是个陷阱,或许她应该听那些元素的劝告,尽早回头。然而莫名的痛楚在她的内心绞动,就这样放弃的话,阿尔萨斯的仇该怎么办?那些等着她去拯救的人该怎么办?


“不要紧的……”她自言自语安慰着自己,她的灵魂早已经千疮百孔,即使再次重创又有何妨。她的眼前闪过斯坦索姆死去的民众,诺森德大雪中倒下的士兵,还有爱人在怀中闭上眼睛的模样,面对如此沉重的牺牲,她一个人的命运与之相比,根本是微不足道的。


“我在此起誓,”她缓缓地跪下,将额头贴在冰面上,惊奇的发现居然能够感受到剑的波动。这把剑是活的,它有自己的生命,她甚至能听到类似心脏鼓动的旋律。“不管你是什么,不管你是好是坏,只要能够满足我的愿望……”


我愿意付出所有一切,哪怕是以灵魂为代价。


奇异的回响在冰块深处响起,脚下开始震动,祭坛上出现细细的裂纹,并且逐渐扩散。吉安娜双眼发亮,她猛然站起来,右手握住剑柄高声喊道:“现在,脱离你的桎梏,赐予我复仇的力量!”


整个山洞剧烈的摇晃起来,寒冰底座炸裂,飞出的碎冰重重打在山壁上变成了粉末。吉安娜下意识地用手护住头脸,却发现自己竟然毫无损伤,随后她感到掌心传来一阵冰冷,霜之哀伤已经被拔离,正握在自己的手中。


那把发光的魔剑已经属于她了,奇异的冰寒顺着幽幽的蓝光渗透她的身体,心脏深处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尖锐的痛苦让她几乎要下意识地扔掉这把剑,但很快疼痛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清凉的舒爽,驱散了身体的僵冷和疲惫,让整个人都变得愉悦不已。


她发现自己不再沮丧和绝望了,手臂也变得轻盈起来。这本来是一把异常沉重的双手剑,即使是健壮的男性拿起来颇费力气的那种,本来是不可能被她这样一个身材纤细的女法师使用的。然而此刻她完全感受不到剑身的重量,仿佛这把霜之哀伤本来就是她身体的一部分,就和身体中流动的血液,胸腔中跳动的心脏一样。


意识深处有个声音在引导她,抚慰她,温柔而低沉,带给她满足和依赖,就像曾经的阿尔萨斯一样。吉安娜 普罗德摩尔已经在此重生,她的精神世界陡然扩展了无数倍,看到了过去与未来的各种奥秘,源源不绝的法力在身体内部犹如泉涌,世界的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


是时候了,从此刻开始,所有愿望都会美梦成真。


她兴奋地尖叫起来,举起长剑冲出了洞穴。


 


山下的战况已经变得十分糟糕,人类的军队数量越来越少,但地上却没有尸体,显然死去的同伴已经变成了丧尸的爪牙。


“LadyJaina,您终于回来了,”法瑞克几乎要喜极而泣了,“我们有救了!”


“嗯……我找到了霜之哀伤,”吉安娜冷淡地点点头,随意瞟了眼战场:“穆拉丁呢?”


“他为了引开另一队丧尸去了丛林,我们必须快点解决这些家伙,然后去救他……”


“我知道了,”她看也不看法瑞克,大踏步走进战圈:“玛尔甘尼斯!你给我滚出来!”


恐惧魔王舞动着翅膀出现在半空中,下令暂停了亡灵的进攻。他比起之前在斯坦索姆显得更加巨大,浑身散发出的恐惧气息让残存的人类士兵浑身发抖。但吉安娜完全不为所动,她冷冷地看着他,举起霜之哀伤做出挑衅的姿态。


玛尔甘尼斯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即狡猾地笑了:“你居然拿到了这把剑,小女孩,连那个金发小子都没有做到的事情,真让我意外。不过这样或许更好,一个年轻而强大的法师……没有比这样美丽的身体更合适的了。”


“我不想听你的废话,”吉安娜厌恶地怒视他,“现在我要杀了你,为所有人报仇。”


“愚蠢的凡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已被套上了怎样可怕的枷锁,”玛尔甘尼斯大笑起来,“你听到了霜之哀伤的声音对吗?那是我们的黑暗领主,巫妖王在对你说话。而你手中的这把剑,正是我族制造的。”


吉安娜不由得后退了一步,最后一丝残存的血色从脸上消失。巫妖王……那是谁?听起来就是十分邪恶的存在,那个声音是恐惧魔王的主人?难道这一切都是敌人的阴谋?


“来吧小女孩,告诉我黑暗领主对你说了什么?”恶魔满不在乎地说道。


吉安娜用心聆听着什么,随后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玛尔甘尼斯不由得愣住了。


“我明白了……”她缓缓地开口,“一切所愿,都会实现。”


恶魔大叫起来:“这不可能!难道他想背叛……”


 


吉安娜不再多说,她举起霜之哀伤朝他直刺过去。恐惧魔王展开黑色的双翼,上下飞舞躲避着利刃,同时发出法术攻击。但一切进攻都在霜之哀伤面前败下阵来,吉安娜觉得这滋味简直美妙极了,战斗从来不曾如此轻而易举,那铭文说得没错,这是无上的法力,世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比拟,不论是圣光还是奥术魔法,在这把剑跟前都不值一提。她不需要思索,她无所畏惧,只是尽情感受着长剑牵引手臂的动作。


玛尔甘尼斯被击败了,霜之哀伤犹如砍瓜切菜般剁碎了他的身体,他带着不甘心的怒吼离开了这个世界。吉安娜凝视着剑身上滴答的黑色血液,被血浸过的符文发出的光芒更加明亮,心头有种空虚的平静。她终于为阿尔萨斯和那些无辜枉死的人民报了仇,再也没有什么可以令她痛苦,这一切都结束了。


不,还没有,那个温柔的低沉声音再次响起,前方的道路还有很长,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劫后余生的士兵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恶魔死了,丧尸们也纷纷退去,他们互相告慰着同伴,庆幸这场噩梦终于云散月开。一时间没有人注意到吉安娜犹如雕塑一般矗立在风雪中一动不动,悄无声息。


“总算得救了,多亏您及时赶到,公主殿下,”法瑞克感激地说道,他从背后走近她:“现在我们得赶紧去救穆……”


他的声音忽然顿住,原本兴奋的表情被惊恐所代替,因为那张转过头的脸。


卷曲柔顺的金发褪去了原有的光华,和上面覆盖的雪花融为了一体。发丝下年轻美丽的容貌遍布皱纹,仿佛暮年的老妪。


“你刚刚说什么,法瑞克?”吉安娜轻轻说道,只是声音变得嘶哑,再不复昔日的甜美柔滑,她的脸上依然挂着习惯性的微笑,纯真带着几分小女儿的娇态,但由这张皱纹丛生的面容做出来,有着说不出的诡异恐怖。


“我……我们……还有事做……”这个身经百战的勇士此刻完全吓呆了,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双腿僵硬得一步也走不动,即使是恐惧魔王也不曾带来这样的震慑。下一秒他觉得胸口一阵冰冷,带着鲜血涌出的剧痛。他不敢置信地低头,看到那把散发着冰蓝光芒的剑刃已经穿透了自己。


“是的,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吉安娜笑看他的尸身缓缓倒下,那双眼睛依然睁着,如同恐惧魔王一样死不瞑目。她抽回长剑,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一切才刚刚开始。”


人群顿时哗乱,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一些楞在原地,有一些试图逃走,但是无论如何挣扎,霜之哀伤都会帮他们选择同一个结果。


现在变得更容易了,比刚才对付玛尔甘尼斯要简单得多,她愉悦地想着,全心全意沉浸在杀戮的快感中,享受着利刃刺穿肉体时那一瞬间的兴奋。她的微笑始终如一,手中剑刃起起落落,没有迟疑没有后悔,毫无痛苦与怜悯。这些多余的东西已经由霜之哀伤屏蔽,她只需要尽情品尝鲜血的盛宴,欣赏灵魂的哀歌即可。


所有生命都消失了,雪白的大地上满是还残留着温度的尸体,吉安娜收起了笑容,她面无表情地扯掉身上的毛皮斗篷扔在一旁,那上面浸透了曾经同伴们的鲜血,身上只穿着单薄的法师长裙。然而她丝毫没有感到冷,诺森德的风雪再也不能伤害她分毫,她已和寒冰融为一体。


她握紧霜之哀伤,头也不回的大踏步离去。接下来的目的地再清楚不过了,她要去完成一件对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事情。


 


终于到了,吉安娜站在白雪皑皑的松林前,一个曾经她再也不愿回首的痛苦地方。


她快步走向一座坟墓,从埋葬到现在也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简陋的石碑上还留着自己当初亲手刻下的名字和悼文,一切都清晰可辨。


女法师站立良久,没有任何人的死能比坟墓里的他更让自己痛不欲生。


这力量已经属于你了,脑海中再次传来低语,做一切你想做的事吧。


吉安娜抽出霜之哀伤,剑尖直指向前。空中的雪花飘落在剑身上,那上面的符文发出妖异的冰蓝色光芒。幽光变得越来越亮,波动着、扭曲着,顺着剑刃两侧流淌滴落在土地中。随后她倒转剑柄,双手用力将剑插在墓碑上。


“复活吧!我的勇士!”她大声命令道,尖利的嗓音划破天空。


墓碑顿时爆裂,积雪和泥土四散飞溅。一只青灰色的手扒开了土,用力向外挣扎,紧接着一个人形用力顶起,冲破坟墓站了出来。吉安娜屏住呼吸,惨白的脸上出现微笑。


残酷的死亡曾把你从我身边带走,我的挚爱,但以后再也不会了。她默默地想道,回忆起他们相处的那些美妙而甜蜜的点滴。现在借助我的力量,你将重新行走于世,再也不能拒绝我,而我们也永远不会分离。


她颤抖着向他伸出手,曾经的王子向她走近,轻轻捧住她的手,用有点儿腐烂的下巴摩挲着,就像以前无数次那样。感谢这个冰冷的世界,他的躯体保存得还算完整,除了一些细微的瑕疵,他几乎和生前一样俊美迷人。


她现在觉得满足了,曾经她一直生活在愧疚的压力之下,她痛恨自己不够强大,因为自己的无能,才会令阿尔萨斯死在亡灵的包围中。但她现在明白了,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如果王子现在还活着,他一定会视她为怪物,憎恨或者惧怕。但他现在被自己的力量唤醒了,从此将成为只属于她的死亡骑士,一个被巫妖王的力量赋予的新生命。他们会永远在一起,任何黑暗都无法再将他们分开,因为他们就是阴影的缔造者。


“这个世界即将灭亡,”她举起霜之哀伤,对她的爱人许诺,“在它的废墟上将诞生新的秩序!”


“是的,一切如你所愿,”名叫阿尔萨斯 米奈希尔的亡灵空洞地回答,“我的所有都属于你,只为你而战。”


她愉悦地叹息起来:“告诉我,阿尔萨斯,你永远不会拒绝我,对吗?”


“是的,我永远不会拒绝你,我的女士。”


(完)


 



评论

热度(47)

  1. D5A2R沙丁鱼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